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 纵使停刊也值得回味,盘点近五年「退场」的日本潮流读物

正文:

Via《Ollie》

Via Preblic

Via FRUiTS

如果从近几年开始关注《Ollie》,你对其的定义或许会更偏向于潮流、生活类刊物。除了专业的滑板知识,《Ollie》更侧重于将滑手、滑板团体以及说唱音乐人、街头潮流 icon 们的真实人生呈现在读者面前。在这一方面,《Ollie》给人的感觉就更加「本土化」,这亦与 MEDIUM 杂志社社长合谷贡创立这一刊物的初衷不谋而合——「推出一本真正可供日本街头爱好者阅读的杂志」。

由远山展行主编的《WARP》在内容取向方面与「专攻」滑板领域的《Transworld Japan》有所不同,1996 年即以「展现东京当地街头文化」为出发点,通过潮流、时尚、运动、音乐等涉猎各个青年文化领域内容的形象登上舞台,为日本「20 代青年」们提供更为街头化的穿搭、生活方式参考。值得一提的是,《WARP》在从美国西海岸街头文化中汲取风格、搭配灵感同时,同样注重与日本本土潮流领域的结合。

Via instagram @mys.344

每每提及这一问题,则不免将目光投向与我们一海之隔的日本。如果将日系潮流比作一幅拼图,其中无法缺少的一块则必然是以「文字的力量」影响整个领域的时尚、潮流、生活类杂志读物。但在数字、信息传媒占领人们生活的当下,以传统纸媒形式发行的日本潮流、时尚刊物也面临着许多挑战。在「纸媒时代」退潮之际,不妨一同回顾自 2015 年开始已经终止纸质刊发行,却在日系潮流发展过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的知名潮流读物。

其实《Kazi Kazi》纸质刊物的式微并非一夕之间,早在 2015 年,《Kazi Kazi》就提出将采用月刊形式发行的杂志改为两月一期,并开始将重点目标转移到数字平台与网站的构建。据出版《Kazi Kazi》的 Irios 编辑部表示,尽管纸质读物一直是《Kazi Kazi》的主轴,但希望能够将数字平台运营成为新的收入支柱。实际上,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互联网时代下的一场「文化变革」——希望通过营造数字平台「转型」、拓宽业务范围的杂志社与出版商不在少数,此次《Kazi Kazi》的休刊或许更应该被视为一场「新旅程」的开始。

Via 交通タイムス社

Via《Ollie》

对于即将正式进军奥运会的滑板运动有所了解的朋友,应该不会对世界公认的殿堂级滑板杂志《Transworld Skateboard》 感到陌生。随着 20 世纪 80 年代滑板文化在日本迎来发展上升期,不仅众多滑板品牌开始以「示范赛」的形式走入日本潮流领域,《Transworld Skateboard》亦为日本地区推出特刊《Transworld Japan》。进入 20 世纪 90 年代后,滑板文化与彼时风头正劲的「里原宿潮流」产生密切的联结,出版《Transworld Japan》的杂志社也选择推出另一本刊物《WARP》,力图让街头文化在日本地区打开更为广阔的青年读者市场。

在《GRIND》由早期季刊变更为月刊发行后,《GRIND》的内容亦从「考古」20 世纪 90 年代的里原宿与美式 Pop Culture 变得更具先锋性,许多彼时较为小众的设计师、街头品牌都曾被收录于《GRIND》往期刊物中。日后这些品牌一炮而红之际,翻阅两、三年前的《GRIND》,你也会惊讶于这本杂志的极高的潮流敏锐度与独到的先见性。

Via Amazon

《Kazi Kazi》:1994 年创刊,2020 年停刊

在 2020 上半年的疫情中,如《PLAYBOY》、《PAPER》等青年文化读物纷纷做出停止发行纸质刊,甚至于「暂时休刊」的社内调整。习惯于从纸质读物中获知资讯、汲取灵感的我们,也会时不时在翻阅杂志时自问:「纸媒的生存空间究竟还有多少?」

《FRUiTS》:1997 年创刊,2017 年停刊

《2nd》主要面向 30、40 岁的成年男性读者市场推出,有关于「2nd」刊物名称的由来,倒是有一个颇具创意的解释:对于已经步入职场的成年男性而言,日常工作时需穿着的正装一定排在 1st(First),而平日穿着的休闲私服则排在 2nd(Second)的位置。这样看来,《2nd》作为时尚读物的定位则一目了然——以中生代男性读者所爱好的日常休闲风格为主轴的「穿搭经」。

Via Amazon

《Spy Master》在 2009 年后开始拓宽业务范围,并在关西、北九州地区开设分社,发行特刊。为了区别各个地区的刊物,最初发行于东海地区的《Spy Master》则在封面打上了特有的「东海版」标签。相比于日本地区乃至于全球流行的时尚、潮流趋势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Spy Master》更乐于从当地年轻人的穿衣、选物中探索其审美取向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并因此呈现出同东京街头潮流不尽相同的既视感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这也是其能够具备地区代表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Via Amazon

Via upperupper

20 世纪 70、80 年代滑板运动在日本青年群体中的盛行与《Transworld Japan》的到来令日本滑板领域初具规模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进入 90 年代后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日本的杂志社、出版商也开始着手打造更具本土化特征的滑板杂志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由 MEDIUM 杂志社出版的《Ollie》就是其中之一。

《WARP》与窪塚洋介之间的合作关系一向密切 | Via Warpweb

20 世纪 90 年代主打美式复古文化的《LIGHTNING》杂志 | Via Amazon

Riccardo Grassi 曾接受《HUgE》杂志专访 | Via Riccardo Grassi

2015 年后《Men’s JOKER》正式推出两类衍生特刊——《Men’s JOKER LIFE》与《Men’s JOKER WATCH》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分别从居家生活方式以及大多成年男性读者热衷的腕表方向着手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也令《Men’s JOKER》本身的涉猎范围更加丰富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类别区分更为完善。但在此时的时尚领域中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纸媒所具备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市场中的激烈竞争也令运营《Men’s JOKER》月刊为 KK Bestsellers 带来颇多压力。

Via Men’s JOKER

《Ollie》的刊物名称来自滑板运动中的专业术语「豚跳」ollie 一词。1996 年《Ollie》创刊前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日本国内刊物能够提供给滑板运动的篇幅极其有限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大多都是杂志中的黑白单页。而在早期《Ollie》杂志中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我们却能够看到包括滑板动作、滑板品牌与专访等多种形式的内容成为《Ollie》的「半壁江山」制服中文第一页伊人情人电影综合网,甚至于在一本杂志中单独拿出 3、4 个彩色版面将每一个滑板动作逐帧呈现。

1990 年代的日本,热衷于原宿时尚的年轻人都在听什么歌?一手缔造「里原宿时代」的主理人高桥盾、设计师仓石一树等人,在青年时期受来自欧洲、美国的朋克摇滚文化影响颇深;时隔近 20 年后,年轻人心目中的流行音乐亦「改朝换代」成为街头文化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Hip-Hop 音乐。提及美式 Hip-Hop 在日本地区的本土化发展,作为 DJ 出身的「里原宿领军人物」藤原浩自然功不可没,与此同时,创刊于 1993 年的音乐潮流杂志《WOOFIN’》也是引领 Japanese Hip-Hop 日益成就的「幕后功臣」之一。

《WARP》 :1996 年创刊,2018 年停刊

早在 20 世纪 90 年代,日本杂志领域中的潮流读物就已进入了「黄金期」发展阶段,但更多国内的潮流、时尚爱好者开始接触如《POPEYE》、《LIGHTNING》等日本文化刊物还是在进入 21 世纪后。但彼时的日本潮流领域中,人们的涉猎取向已不仅仅满足于日本本土的潮流文化,而是开始更多地将目光投向世界范围内,由讲谈社在这一时期创刊的《HUgE》正是这样一本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潮流读物。

Via Amazon

Via FRUiTS

Via Eric Elms

Via Men’s JOKER

《FRUiTS》由摄影师青木正一创刊并亲自掌镜,这位自伦敦游学归来,汲取舶来时尚文化而自立门户的摄影师在 1990 年代的日本原宿街区找到了其心中对于「街拍」的真正定义。彼时的日本原宿地区是舶来与本土文化之间碰撞的中心区,更是音乐、艺术、时尚、街头等多种文化交融、混杂的「异次世界」,同样也是《FRUiTS》的绝佳取景地。

Via instagram @homeboymnl

作为在年轻人群体中蔚然成风的热门 Hip-Hop 潮流读物,《WOOFIN’》更成为了众多名不见经传的 Hip-Hop 歌手得以在日本地区打开市场的「引路人」,如日本说唱歌手 KOHH 最初与 FACETASM 合作时,就凭借在《WOOFIN’》杂志中颇具风格化的造型特辑令人眼前一亮,继而 KOHH 的人气、在时尚领域的人脉亦有所增进。

作为一本具有地区代表性的潮流读物,《Kazi Kazi》中最值得关注的自然是同关西本地街头领域发展密切相关的街拍栏目,在这本杂志中能够找到与《POPEYE》、《FRUiTS》的街拍有所不同的「街头风景」。《Kazi Kazi》在创刊初期主要面向关西地区读者提供,除了关注时尚与潮流服饰文化外,亦在饮食、购物等生活方式层面向人们提供更具实用性的参考,「探店」栏目同样是《Kazi Kazi》一直以来的「定番内容」。

#Streetwear

具备典型 20 世纪 90 年代至 21 世纪初日式街头风格的《WARP》应该也是许多朋友的「潮流启蒙读物」,但随着纸质媒体受互联网、新媒体的冲击而日渐衰落,《WARP》也不得不在 2018 年正式停办纸质书刊发行,仅保留《WARP》官网 Warpweb 运营。对此,出版《Transworld Japan》与《WARP》的杂志社总裁 Yutaka Sano 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停办《WARP》纸质刊物,是出于近年来信息来源的快速多样化,以及重视读者和行业变化最终敲定的判断。」

《Ollie》:1996 年创刊,2020 年停刊

作为《LIGHTNING》在 2010 年前后的「接班者」,《2nd》在内容风格上大致延续了《LIGHTNING》中颇具代表性的复古美式文化。相对于《GRIND》、《HUgE》、《SENSE》等时尚读物有所不同的是,在《2nd》杂志中出现的单品大多并非时尚、潮流领域中的「HYPE 款」,更多的则是由编辑、买手与时尚人士精心挑选的「实用常服」,因此「Shopping Report」也成为了《2nd》的固定栏目之一。

因此,在回顾《FRUiTS》1990 年代乃至 21 世纪初的街拍栏目时,我们常常能够感受到彼时年轻人们所接触到的文化之驳杂,这些来自于各个地区、领域,却又能够融为一体的「混血儿文化」大多通过青年群体的衣着与装扮体现出来,这也就促成了青木正一创办《FRUiTS》的意义——通过街拍,让日本青年群体所展示出的时尚力被更多人,乃至全世界看到,而这才恰恰是属于东京的「特色时尚」。

Via Warpweb

《WOOFIN’》对于除 Hip-Hop 外的日式街头文化中服装、球鞋、运动及艺术领域的关注同样十分密切,毕竟大多数 Hip-Hop 音乐爱好者也都是街头文化的「忠实粉丝」,因此在《WOOFIN’》中时尚、潮流文化所占据的篇幅亦不在少数,为 Hip-Hop 歌手拍摄造型特辑时着眼于其所穿着的热门球鞋也成为了一种「习惯性本能」。令人印象较深的是《WOOFIN’》在 2016 年 9 月刊中将「古着混搭」作为主题之一,通过极具风格化的演绎,令人看到这本在音乐领域见长的潮流读物与众不同的一面。

《WARP》合作窪塚洋介打造 Supreme 2012 秋冬季度造型特辑 | Via Warpweb

Via 交通タイムス社

在为《LIGHTNING》「改头换面」的过程中,这本杂志在市场中取得的成功也让 Ei Publishing 更加明确了旗下时尚、潮流刊物应如何「锁定目标」,这也是时尚刊物《2nd》在 2007 年创刊之前的故事。

此外,也有许多红极一时的时尚刊物在停刊许久后选择「重启」,如 1990 年代风靡日本街头领域的潮流读物《BOON》,就曾在 2014 年底主打面向 30 、40 代成年人的「情怀牌」短暂复刊,但在重新推出 3 期之后却再次不了了之。同理还有今年 7 月推出「回归刊」的《TOKION》,这本创刊自 1996 年的老牌时尚杂志在 2009 年因市场问题停刊,在时隔 11 年后以焕然一新的面目再次跃进人们视野。

Via Li8htnin8 Magazine Stash

WACKO MARIA 2017 春夏系列 《GRIND》造型特辑 | Via《GRIND》

自 2019 年发布 3 月刊后,《Men’s JOKER》正式停止纸质月刊发行,与此同时也终止了网站与社交平台的更新。值得一提的是,《Men’s JOKER》自创刊以来从未发行过数字版、电子刊,因此《Men’s JOKER》自 2019 年至今的休刊,或许可以被视作这本「型男志」的最终落幕了。

借街头滑板文化盛行的「东风」,《Ollie》成为日本潮流领域最受欢迎的青年读物之一,但今日当我们谈及《Ollie》这本杂志的整体风格时,却很少将其定义为一个「只谈滑板」的运动类杂志。与同一时期创刊的滑板志《WHEELS》不同,《Ollie》在着眼于日本街头滑板领域发展的同时,街头潮流、Hip-Hop 说唱音乐、BMX 单车等「新世代潮流」同样是《Ollie》的重要组成内容。

《WOOFIN’》为 FACETASM 与 KOHH 拍摄的造型特辑 | Via Instagram @facetasmtokyo

自 2013 年由 Gosha Rubchinskiy 掌镜 Supreme 秋冬季度造型特辑开始,「现象级」的 Lookbook 日益成为读者在《GRIND》中最能直观感受到的内容。与此同时,《GRIND》同样是日本潮流领域中的「前哨站」,许多 HYPE 单品都是经由《GRIND》团队掌镜的造型特辑首度公开,进而映入街头潮流文化爱好者的眼帘。

Via Amazon

在互联网尚未全面进入人们生活之前,报纸、杂志等纸质媒体是获知信息的主要方式之一,潮流、球鞋杂志更是能够成为彼时学生群体中的「风向标」。但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属于纸媒的时代如今正在经历「退潮」。

可以说大多数读者关注《FRUiTS》,都是为了其内容丰富、真实的街拍栏目而来,这也是《FRUiTS》在 1990 年代众多潮流刊物中所具备的「独一性」所在。但在 2017 年,创刊者青木正一却对于当下的街拍杂志提出了与 20 年前截然不同的看法:「与 90 年代相比,如今我们很难在街上找到穿着打扮很『酷』的孩子们,甚至于一天都拍不出一张照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青木正一在 2017 年正式停止发行《FRUiTS》纸质刊物,但这本杂志的官网目前仍在运作中,并以电子刊物形式向人们提供 1990 年代以及 21 世纪初记录着东京原宿时尚发展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往期刊物。

Supreme 2013 秋冬系列 《GRIND》造型特辑 | Via 《GRIND》/ Gosha Rubchinskiy

开箱最新 Vans x WTAPS,想加入「华夫爱好者俱乐部」吗?

发布 2017 年 2 月刊后,Shinko Music Entertainment 终止了《WOOFIN’》的月刊发行,并为同多年来一直支持着《WOOFIN’》的读者、粉丝以及工作人员、艺术家的告别表示遗憾。时至今日,仍未有《WOOFIN’》刊物及社交平台「回归」的进一步消息传来,但《WOOFIN’》对日本 Hip-Hop 音乐领域、90 年代年轻人的影响却值得永远铭记。

2003 年创刊的《HUgE》主要面向 20、30岁的男性潮流爱好者市场,但此时的《HUgE》已经开始探索有别于《POPEYE》、《TOKION》、《BOON》等日本当红潮流读物的「新道路」,无论是内容、设计布局还是整体风格,都在逐渐向世界性的潮流刊物靠拢。

没有 Fuji Rock,如何在本地为自己准备一场「露营音乐会」?

展开全文

这几款联名鞋虽然热度不高,但绝对值得留意

《GRIND》:2009 年创刊,2020 年停刊

对于日本地区的时尚、潮流爱好者来说,《HUgE》之所以具有「跨时代」的意义,则在于其在关注日本本土潮流文化的同时,以拍摄高级时装的方式令其以焕然一新的形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也乐于在内容、造型中添加欧洲、美国地区的时尚元素,许多读者也正是因为关注《HUgE》而开始了解、认知如 Raf Simons、Rick Owens 等先锋品牌或如 DIOR Homme 等高端时尚。

《HUgE》:2003 年创刊、2015 年停刊

《Men’s JOKER》:2004 年创刊,2019 年停刊

提及日本街头领域中「最会拍 Lookbook」的潮流读物,相信许多读者都会首推同样出自 MEDIUM 之手的《GRIND》。《GRIND》于 2009 年 5 月迎来首刊发行,与侧重年轻读者群体的《Ollie》有所不同,这本杂志的目标受众定位为 25 岁至 30 岁的成年读者,是为街头爱好者们量身打造的「进阶版」读物,亦代表着 MEDIUM 杂志社在日本潮流领域的进一步开拓。

日本杂志领域中细致、严谨的分门别类为读者挑选适合自己的读物提供了良好的大环境,而针对时尚、潮流爱好者人群的杂志刊物也不仅仅将目光放在当下乐于追逐时髦的年轻人群体中,为 30 岁以上的成熟男性「量身打造」的时尚、潮流读物也不在少数,如此前我们提到的《2nd》以及 KK Bestsellers 在 2004 年发行的知名「型男志」《Men’s JOKER》。

《Spy Master》创刊于日本东海地区(日本爱知、岐阜、三重县的总称),是一本面向年轻读者群体,主打新潮、时髦的生活方式的「男性时尚志」。占据《Spy Master》大篇幅的内容以探访东海地区特色时尚、饮食、家居等生活方式类店铺为主,对于 20 世纪 90 年代并不处于「日系潮流核心圈」的东海地区年轻读者来说,可以称得上是本地刊中最值得一看的选择。

与《HUgE》所尝试的「高级时装」拍摄风格有所不同,《WARP》更倾向于结合本土里原宿潮流与美式风格展现 Supreme 纯粹的街头感,以彼时年轻读者们熟悉的方式将这个「新品牌」带入人们视野,说起来也算作 Supreme 得以在日本市场初具规模的「幕后功臣」之一。

Francisco Lachowski 为《HUgE》拍摄造型特辑 | Via The Fashionisto

Via Homme Boy

之于读者而言,《Spy Master》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对于古着文化的深入探索,我们也能够通过 20 余年中《Spy Master》的往期刊物觅得这一点,其实这也是出于日本潮流领域中古着文化的盛行,全国各地都能够找到颇具当地特色的古着服装、家具商店的原因。基于这样的取向,古着商店也是《Spy Master》在「探店」栏目中篇幅最多的一部分。发布 2015 年 5 月刊后,《Spy Master》方面表示发达的互联网凸显出月刊杂志信息时效性滞后的缺点,并秉持着「一直与读者保持亲密的关系」的态度,将经营重心自纸质刊物转移至网站运营。除了东海地区的《Spy Master》停刊外,《Spy Master》开设于关西、北九州的分刊亦相继叫停。

比起将其视作时尚刊物而言,《2nd》在读者心中更像是一本时髦、实用的「买物指南」。在数字媒体日益普及人们生活的过程中,纸质刊物对于《2nd》来说逐渐已非「必需品」,通过互联网与虚拟平台同样能够为读者、粉丝带来优质且时效性更强的内容,因此,《2nd》在 2018 年做出停办纸质刊物发行的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2nd》纸刊将彻底消失,这本杂志仍会时不时推出特刊、别册等供读者选购、收藏。

但随着 MEDIUM 杂志社在今年 3 月突然宣布破产,《Ollie》与《GRIND》曾一度停止杂志发行、甚至于官网与社交平台运营,但来自东京的广告代理公司 Tryout 最终收购了包括《Ollie》与《GRIND》在内的 MEDIUM 旗下杂志业务,并将以纸质版、电子版「双线并行」的方式为这些人气潮流刊物开启新的篇章。

终止纸质刊发行的日本时尚、潮流读物,只是当下世界范围内传统纸媒行业所面临的困局的「冰山一角」。但在日本潮流领域中相对特殊的是,许多已宣告停刊的时尚读物,也会偶尔推出以特刊形式发行的纸质刊物。如在今年春季的一次采访中,《FRUiTS》创始人青木正一表示将推出一本《FRUiTS season2 00号》特刊纪念与众不同的 2020 年。

Via Amazon

WRITERKWIZ

Via FRUiTS

之所以被称为「进阶版」潮流读物,很大一部分是出于能够登上《GRIND》的品牌,大多数都是已具备一定影响力的「HYPE 品牌」。至于如何向读者呈现这些品牌,《GRIND》选择的方式则是通过风格独树一帜的造型特辑来展现其与众不同的一面,这样的理念也成为了《GRIND》在一众潮流读物中得以脱颖而出的关键所在。

Via Amazon

《WARP》杂志中选择以最为直观的造型特辑形式向读者传达将外来事物「本土化」的日式街头感,其中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邀请洼冢洋介担当模特的 Supreme 造型特辑。

Via Amazon

尽管日系潮流整体基于东京为主轴发展,大多数时尚、潮流读物也都自东京起家,但在日本时尚杂志领域中还存在着一系列较为特别的「分支」,也就是地区性的潮流刊物,自 1993 年创刊的《Spy Master》就是其中之一。

在《Men’s JOKER》的封面左上端通常都能够找到对于这本杂志内容的注解,如「成为有型的 30 岁男人」等字样,以此作为划分读者群体的重要标志。《Men’s JOKER》的杂志内容涵盖正装、休闲装、街头风格等各个分类的男性服装推荐、搭配参考,正如其在注解中所描述的一般,为 30 岁以上的男性读者提供了如同「教科书」般全面、详细的时尚信息科普与着装参考建议。

如果说最初的《Spy Master》可以被视为日本东海地区的「街头志」,那么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日本街头、时尚等潮流文化最为繁盛的东京原宿地区,又有哪一本刊物才是当之无愧的「街头志」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 1997 年创刊的时尚读物《FRUiTS》。

Via Stanley

《2nd》:2007 年创刊,2018 年停刊

#Japan

#Magazine

由 Shinko Music Entertainment 出品的《WOOFIN’》最初因为符合年轻读者「口味」的美式 Hip-Hop 、Reggae 风格音乐内容专栏而在青年群体中小有名气,而这本杂志的封面人物也大多是来自欧美、日韩各国的说唱歌手与 DJ 音乐人,这本「Hip-Hop 音乐志」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被看作是 1990 年代日本青年文化的缩影之一。

Via Amazon

提及 20 世纪 90 年代在东京街头崛起的「新潮流」,以泷泽伸介主理的街头品牌 NEIGHBORHOOD 、男生们「人手一本」的时尚读物《LIGHTNING》作为代表的复古美式、机车文化亦是其中之一。尽管并非《LIGHTNING》的创刊者,但在 1999 年后收购并重新包装这本杂志的 Ei Publishing 一定是令其在潮流圈子里知名度更甚的主要推动力。

原标题:纵使停刊也值得回味,盘点近五年「退场」的日本潮流读物

Via Amazon

占据《HUgE》杂志最大篇幅的无疑是对于时尚、潮流领域的探索与讨论,出现于杂志前、后端的专栏内容是最能够吸引读者的部分。除了自主编撰的专栏内容外,《HUgE》亦会邀请设计师、主理人开设不定期专栏,例如藤原浩就曾在《HUgE》杂志中开设个人专栏「ESOTERIC REVIEW」。

尽管《HUgE》可以被视作是 21 世纪初令日本潮流读物走向全球化的「开拓者」,但随着 2000 年代后期「全球化时尚」蔚然成风,《HUgE》所具备的「独一性」亦被逐渐削弱,为跟上时代的脚步,2012 年后的《HUgE》经历了一番重大变革,却并没有因其改变赢得更多读者的青睐,反而被评价为「忘记了初心」。直至 2014 年《HUgE》主编翁田佳夫与时尚总监 Toru Ukon 相继离开,这一年年末,《HUgE》宣布将在发布 2015 年 2 月刊后停止纸质刊物发行,专注于开发数字平台、推广电子刊物,这也宣告了属于《HUgE》的纸媒时代的最终落幕。

2020 年与我们暂别的不止《Ollie》与《GRIND》,创立于 1994 年的时尚刊物《Kazi Kazi》同样在今年的 6 月刊发行后正式宣告休刊。与《Spy Master》有着异曲同工之妙,《Kazi Kazi》同样是一款「地区潮流志」,聚焦于关西大阪地区的街头、潮流文化发展,面向爱好时髦穿衣风格与生活方式的「20 代青年」提出。

《WOOFIN’》:1997 年创刊,2017 年停刊

我们无法否认纸质书、杂志、报纸对于人类无可替代的意义所在,用纸张承载的珍贵,是虚拟的代码与网络模拟不来的。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当下属于传统纸媒的生存空间正在愈发狭窄,近五年来日本潮流领域中的热门读物选择停办纸质刊、休刊的主要原因亦大多在于此。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纸质时尚读物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彻底消失吗?如今这个问题的答案还需交给时间来论证,但也如果屏幕前的你想要分享对于这一问题的不同看法,下方评论区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Spy Master》:1993 年创刊,2015 年停刊

原标题:90后孕妈为自己准备“孕妇餐”,细心网友:赶紧倒掉!

原标题:秋季穿搭|难得的随性主义,酷飒旁人!

原标题:乘风破浪节目组搞咩?播翻车视频俾黄圣依、宁静狂吐槽加湿器...复活赛阿朵真係绝!

原标题:还记得《寻秦记》里的琴清吗?她现在长这样

原标题:浪琴 | 甄选腕表献礼七夕 陪你倾尽时光,以爱相守

8月21日,国产战争大片《八佰》上映,首日票房收入高达1.3亿元,加上此前5天的点映票房,总票房已突破3.6亿元,成为了院线复工后的首部票房爆款。

新京报讯(记者 秦胜南)特斯拉武汉“拒交门”事件有新进展。8月18日,新京报记者从拼多多方面获悉,此前被特斯拉拒绝交付并取消订单的武汉团购车主今日已提车,并办理了车辆上险。

原标题:情侣同居过后,男生和女生会有这19个变化!

新京报快讯(记者 王海亮)今年5月新的《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实施后,“失管”长达30年的这座居民楼终于迎来了“套餐式物业服务”。8月21日,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内宫门口头条甲18号的物业管理正式启动。在业内看来,此举也是推进院落物业管理发展的一次有益尝试。

原标题:【李解肛肠】第26期|忽然发现肛门口有软软的肉块,究竟是什么?

据海外网援引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理丁世均18日下午发表国民谈话,宣布禁止首都圈教会举行线下集会和礼拜活动,允许进行线上礼拜。

原标题:【银龄健康】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大讲堂|世界进入人口老龄化时代

【新冠病毒】

posted @ 20-08-22 02:28  作者:admin  阅读量: